登录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当前位置: 首页 > 行业资讯 > 行业新闻
两万吨螺纹钢陷“买卖两难”:钢铁期货交易怎么了
来源:经济观察报   时间:2017-11-13 09:57:13

面对躺在仓库里的这批钢材,来自上海的买家们不知何去何从

2017年10月25日,在位于天津市北辰区陆路港物流装备产业园的中储物流仓储基地,两处小型起重机正在将堆放于此的成捆钢材叼向身旁的货运汽车。接下来,这批钢材将通过货车运往天津东部的港口,大约一周之后,这批总重两万吨、总价值接近8000万元的螺纹钢将经由港口南下,运往上海、江浙等南方钢材集散地。

这是一种在全世界范围内的工程建设当中都极为常见的钢材产品——螺纹钢(俗称“钢筋”)。对于中国眼下依旧轰轰烈烈的基础设施和房地产建设来说,这也是一处再寻常不过的场景:由钢厂生产出钢材,再由贸易商买入,双方在某处进行货物的交接,然后将其转卖到任何需要它们的地方。

但这宗看似寻常的交易却又不仅仅与现实的生产和建设相联系,它还在某种程度上影响着金融世界的买家和卖家,并间接给他们带来财富的增加或减损。

这是一笔典型的商品期货的实物交割。对于期货交易来说,虽然最终进行实物交割的期货合约比例极小,但正是这极少量的实物交割将期货市场与现货市场联系起来,为期货的价格发现以及避险功能提供了重要的前提条件。

中投期货研究所的数据显示,2017年上半年,中国螺纹钢累计成交量3.38亿手(单边),占全国份额的22.9%;累计成交额10.67万亿元,占全国份额的12.42%,6月份末螺纹钢持仓量为273万手,占全国份额的17%。无论是从成交量、成交额、持仓量还是成交的活跃度看,螺纹钢排名均位居第一,是当之无愧的黑色系商品龙头。

但现在,天津这批2万吨的螺纹钢交割却面临着现实的尴尬:面对躺在仓库里的这批钢材,来自上海的几处买家不知何去何从。

仓库在哪儿

“从天津到上海,一般我们采用船运,两地单程船运费至少要100多元每吨,时间上则需要20来天。”来自上海的钢贸商孙权林(应采访对象要求,系化名。下同)向经济观察报介绍说。

上海是长三角的中心,长三角则是国内钢材贸易最为集中的地区——这里不仅是钢材生产较为集中的区域,也因活跃的经济成为了中国最大的钢材需求地。正因如此,这里也诞生了为数众多的以钢为生的群体——钢材贸易商。

钢材贸易商孙权林测算,一旦交割地处于千里之外的天津,即便是不考虑这20天的时间差中行情涨跌的情况,接了这批货的话,算下来每吨还是会亏损80-100元。

孙权林所在的公司是上海一家规模较大的钢材贸易商。他告诉经济观察报,几个月前,他们考虑再三,最终没有贸然做这一笔交割。“我们是做了最坏的打算:万一接到了天津的货该怎么办?”孙权林说。

同样来自上海的几家钢贸商则抱着侥幸的心态接收了这批货。然而,最终的接货地没有如他们所愿位于离他们更近的惠龙港仓库,或是江苏、浙江的其他仓库——根据孙权林的介绍,位于镇江的惠龙港是国内钢材实物交割量最大的仓库之一,也是距离他们最近的仓库之一。“这只能归之于运气。”孙权林说,“原因在于,交割地点需要服从上期所的系统分配。”

与金、银这样的贵金属,甚至是铜、铝、镍这样的一般金属品相比,钢铁是相对廉价的。因为终端产品较低的价值,运费在钢材的现货贸易成本中占有较高的比例,钢材销售也形成了很强的地域属性。行业人士介绍,螺纹钢的销售半径一般在500公里以内,利润空间较小,物流成本所占比重则是越小越好。

也因为如此,运费成本成为制约异地现货企业参与期货交易的主要因素之一。

根据上海期货交易所(简称“上期所”)规定:为规范交割行为,保证交割正常进行,交易所各期货品种合约的实物交割需在交易所指定交割库中进行。指定交割库是指经交易所指定的为期货合约履行实物交割的交割地点, 交易所依据相关管理办法对指定交割库的期货业务进行监管。“到底会在哪接货,谁都不清楚,只能靠期货交易所的系统分配。运气好,就分到就近的交割地。”孙权林说。

天津是全国10处螺纹钢实物交割地之一,也是北方地区唯一一处螺纹钢期货交割库。

2016年8月,主管钢材期货交易制度设计的上期所发布升贴水调整公告。上期所表示,为进一步完善螺纹钢期货交割相关制度,促进期货市场价格发现及套期保值功能的发挥,天津地区指定交割仓库交割的螺纹钢由贴水130元/吨调整为贴水90元/吨。

孙权林介绍,上海的价格在全国的区域市场中,处于相对较低的价格水平。算上这样的贴水,加上运费,以及其他杂项费用,这趟去往上海的生意多数会是以赔本告终。

交割库设计之争

苦恼的钢贸商希望,能够在尽可能短的半径里接到货物,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卖掉他们的产品,因为对他们来说,本身做得就是“流通”这一门生意。

而在业内,这样的呼声早在多年前就已经出现:对于螺纹钢这样区域性特征明显的期货产品,钢材期货的交割制度应该最大限度地贴近现货市场的物流方向,分别在各大区域设置交割仓库,一方面鼓励钢厂就近交割,另一方面交易所在配对的时候,能够尽量满足买方就近接货,这样可以最大限度地降低物流损耗,降低交割成本。也只有这样,才能最终有利于钢材期货交易的活跃。

根据上期所的公示,不是国内所有的钢厂都具有期货交割的资质,都可以参与套期保值。具有螺纹钢期货交割资质的钢企(注册企业)共40家,除去4家暂停仓单注册的钢企之外,还剩36家。这36家钢企从地理位置上看,在华北(例如河北钢铁、敬业钢铁、济源钢铁)、华东(例如沙钢、三钢闽光(15.660, 0.00, 0.00%))、东北(例如本钢、抚顺新钢铁)、西南(例如川威钢铁、华菱钢铁)、西北(例如酒泉钢铁)、华南(例如韶钢)均有分布,其中以华东和华北的钢企为主。

那么,最终让钢厂和贸易商们碰头、令贸易商们苦恼不已的交割库,是如何布点的呢?

上期所官网显示,目前螺纹钢期货指定交割仓库运营单位目前有7家,分别是上海宝钢物流有限公司、浙江康运仓储有限公司、镇江惠龙长江港务有限公司、上海期晟储运管理有限公司、中储发展股份有限公司、江苏金驹物流投资有限公司、广东广物物流有限公司,交割仓库则有10处,分别位于天津、江苏镇江、江苏靖江、江苏无锡、江苏南京、江苏徐州、浙江杭州(2处)、浙江宁波以及广东广州。

前述观点认为,从物流方向上看,虽然螺纹钢主产区集中在东北和华北,主要销区集中在华东和华南,现货物流方向以华北向华东输出为主,但区域内贸易仍然占有主要地位。如果交割库设置集中在华东,虽然满足了华东地区消费企业的需求,但对于华北、东北乃至中南、西南地区的下游企业而言,将极大地提高其交割接货的成本,对大多数地区现货企业参与期货交易的积极性极为不利。与此同时,这些地区所在的钢厂参与套期保值的意愿也会受到一定的影响。

尽管钢材期货的上市呼应了钢铁行业迫切的避险和定价要求,也引起了诸多机构包括行业企业的关注和参与,但多数行业参与者者对交割制度还是心存顾虑,如果能合理平衡钢材期货全国定价中心和区域性现货市场的关系,打消机构投资者参与期货市场的后顾之忧,钢材期货必将成为一个交易活跃、功能发挥强大的期货品种。

11月2日,上期所黑色商品期货相关负责人就上述相关问题回应经济观察报:“对于交割地的分配,大原则是依据金融市场回归本源、服务实体经济来进行布局。交割库不是依据钢厂就近原则,而是首先考虑消费和流通的需要。”

前述钢贸商向经济观察报表示,他所在的公司以现货交易为主,但也会做一些期货交易,并选择适当的时机进行交割,以补充现货的库存。

但该贸易商的实物交割数量并不多,也就说,从期货市场“拿货”拿得并不多。该贸易商认为,国内螺纹钢期货的实物交割仓库设置并不合理,位于镇江的惠龙港就是一个例子:在华东地区,上海、杭州是主要的现货集散、流通地,惠龙港则是这一地区主要的交割地,如果从惠龙港拿货,要经过船舶、汽运,到达当地的集中市场,这个过程中,吊装费用、运输费用,都增加了成本。“除此之外,还有一个不可忽视的因素,那就是时间的变量。”该贸易商表示,“从惠龙港到杭州集散地,需要一周的时间,这一周当中,钢材贸易的价格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事实上,不要说七天,就是三天,价格都已经浮动很大了,这样的风险成本,又由谁来承担?”

该钢贸商告诉经济观察报,据其了解,90%以上的钢贸商都不愿意接到远离自身销售地的交割物。以他自身为例,一是在交割地没有销售渠道,二是货物的管理也是一个难题,就算是在当地转卖,还是要从交割库拉到一个地方,还是会增加成本。

对于这一问题,来自冶金工业经济发展研究中心期货研究部的分析人士则有着另外一番解读,该人士认为,期货本身的基本功能之一就是价格发现,螺纹钢期货只有一种合约,交割的价格需要具有代表性,即可以代表一种普遍的价格,如果交割地在中国西北、西南、东北都有布置,那最后的交割价格差异会非常大,期货交割的价格会变得混乱了,也就失去了代表性。

“当然要设置在一些流动性较好、吞吐量较大的地方作为交割地。弄到偏远地带交割,哪来这么大的交易量?”沙钢一位负责贸易的人士也向经济观察报表示。

交割之难

事实上,发生在天津的这笔交割,面临的尴尬不仅仅是南、北方遥远路途的问题。

10月25日,经济观察报记者赶赴位于天津市北辰区的中储运仓库,看到了这批总重两万吨的螺纹钢。

生产厂家来自于河北敬业钢铁。产品标签显示,这批仓单规格为25mm*9m的螺纹钢,吊牌单件重3.119吨,仓单过磅重量单个仓单重量均在299.3吨附近,计算得单件过磅重量3.117吨,公差几乎为0,天津市场流通习惯的理计公差为-3%,但交割品进入现货市场将按市场习惯的理计公差折价,因此买方承担磅差亏损约为3%,按照10月25日天津现货价格折算,磅差亏损约百元。

不仅磅差会带来损失。“敬业钢铁给的这批货是9米的钢材,”孙权林介绍,在国内的应用市场,螺纹钢根据长度向来有9米和12米的规格之分,一般来说,9米的螺纹钢在南方市场运用较多,12米的钢材在北方市场运用较多。“市场不常见的东西,让我们怎么卖?”钢贸商孙权林又提出了这样的困惑。

这样的困惑,对参与期货交易的这些行业参与者而言,虽然细小却影响重大。由于钢材产品存在易锈蚀、仓单有效期短、品种规格众多不利于标准化、运费占成本比重高等特点,钢材期货交割制度的设计一直存在难度,特别是异地交割制度设计更加不便。这也是关心钢铁行业健康发展的人士较为关心的问题:从钢材期货上市以来的运行情况看,钢材期货运行基本平稳,期货价格基本上同现货价格保持了良好的互动关系,但期货和现货也时常出现局部的价格背离现象,期货的价格发现功能还有待加强。

但这样的困惑似乎也无法归罪于上海期货交易所。根据上期所在11月2日给予经济观察报的答复:“这种现象是任何期货交易品种都存在的问题,即标准化保证和个性化需求的矛盾。不同应用习惯带来的交割难题,是目前期货的模式解决不了这个问题。如果按照这些买家的逻辑,期货交易所是不是要配出N个交易品种?9米开个合约,12米开个合约,宝钢开个合约,沙钢也开个合约?如果这样,期货交易就不是期货交易了,就变成现货交易了。”

上期所上述负责人向经济观察报表示:“螺纹钢期货的合约只有一种,它既又不代表9米,又不代表12米。接货商想要9米就9米,想要12米就12米是不太可能的。”

究竟交出的是9米的钢材还是12米的钢材,取决于钢厂。至于钢厂交出的是何种规格的钢材,下游的接货商并没有商讨的主动权。以此次天津的交割为例,敬业钢铁交出的是北方地区不常用的9米螺纹钢,来自上海的买家则在获知交割地和交割物的刹那就显得很被动。

来自杭州的一家交割库相关负责人向经济观察报表示,该交割库的交割物主要来自周边的钢厂,但买家则不限于周边地区,也就是说,该交割库也不乏异地交割的现象。该人士认为,对于接货商来说,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就地解决”。“但对我们来说,现在面临着两难。如果把钢材运回南方,成本上吃不消,而且上海的钢价本身就低于全国其他地区;不运回南方,北方本身不好消化,而且在当地我们也没有销售渠道。”孙权林解释说。

孙权林告诉经济观察报,眼下,无论是贸易商,还是钢铁企业,参与期货交割的比例都相对较小。

2017年11月7日,西本新干线的钢材价格指数显示为4250,自今年7月下旬以来,这一指数一直在4000点以上的高位徘徊。而纵观过去一整年,钢材期货的价格始终低于现货的价格。“当期货高于现货价格,并且出现较大背离的情况下,钢厂会很愿意进行交割。但是眼下,钢材现货市场行情极佳,期货一直处于贴水的状态,钢厂参与套期保值的欲求不强,进行交割的动力更显不足。”另外一位参与期货投资的钢铁行业人士向经济观察报表示,“现在很多交割都是贸易商自己找钢厂订货拿去交割,钢厂自身的交割非常少。”

该期货投资人士认为,眼下,螺纹钢期货的投机属性更重,近期的某螺纹钢合约有三百万手持仓量,最后进入交割的不足五万手。也就是说,进入实物交割的比例只有1%左右。与此同时,螺纹钢合约的价格日浮动百个点,在眼下已经是较为常见的行情,但在以前,一个月内浮动一百个点则是一种常态。

在上述人士看来,天津的那笔不够顺畅的螺纹钢交割,或许正与现状有着潜在的关联:交割难的问题不解决,全国现货企业参与期货交易就难以解除后顾之忧,而不解决交割难背后的机制问题,钢材期货在一定程度上便被当成资金炒作的工具。


分享到: